8366cc银河娱乐|主页.欢迎你

EN

新闻中心

低碳光热,助力守住1.5℃温控红线
发布日期:2022-01-24

全球变暖正在扼杀我们的星球

而地球“高烧不断”的病因究竟是什么呢?

简单来说,人类活动中产生的大量二氧化碳

无法被大自然“吸收消纳”

导致环境温度不断上升

 

《巴黎协定》提出了

全球控温1.5℃以内的目标

各国纷纷制定了碳中和行动目标

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迫在眉睫

 

我国二氧化碳排放位居世界之首

而其中能源燃烧是我国的碳排放大户

电力行业排放约占能源行业排放的40%以上

能源电力行业全面向清洁低碳转型刻不容缓

 

那各类发电形式的碳排放表现如何呢?

 

在对比不同发电形式的碳排放时

不能仅仅局限于发电过程中的碳排放

而要考虑全生命周期碳排放水平

即采用全生命周期评估法

(Life cycle assessment, LCA)进行研究

 

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

以煤、天然气等化石能源为主的常规电源

 

燃煤发电

传统燃煤电站

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

888g/kWh

其碳排放主要产生于

长周期的运行阶段

占全生命周期的

90%以上

 

天然气发电

天然气虽然是清洁能源

清洁 ≠ 低碳

其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

499g/kWh【注1】

分布在天然气生产、电站生产运行、退役报废的各个阶段

 

传统化石能源的碳排放量巨大

而未来能源的主力军——可再生能源

具有清洁、低碳的突出优势

但不同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形式中

碳排放表现也有明显差别

以太阳能的两种利用方式为例

光伏  VS  光热

 

光伏发电

光伏电站

由于生产光伏组件需要耗费大量电力

也具有一定的碳排放

度电碳排放约85g/kWh

光伏电站由于生产光伏组件需要耗费大量电力

也具有一定的碳排放

度电碳排放约为80g/kWh【注1】

 

光热发电

光热电站

仅在材料设备生产阶段

产生少量的碳排放

其主要的设备材料

 

   混凝土、钢材、玻璃、熔盐

属于碳排放因子较低的生产材料

(碳排放因子:以二氧化碳当量为度量温室气体效应的基本单位)

并且在随后长达近30年的运营阶段

基本也不再产生碳排放

不仅如此,电站报废后的熔盐、钢材、玻璃等

材料还可回收加工再利用

光热发电的主要技术路线

储能型塔式光热电站

全生命周期度电碳排放仅约9.8g/kWh【注2】

 

光热发电

无疑是 真正清洁低碳

可再生能源发电方式

 

一座光热电站对环境的影响有多大呢?

 

若在青海省建设一座100MW光热电站

电站每年可输送约3.9亿度的清洁电力

相当于20万余户家庭一年的用电量

每年可减排二氧化碳36万吨

节约标准煤12万吨

相当于植树造林20万立方米

 

一座光热电站

还具有良好的生态环境效益

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1350

每年可减少氮氧化物年排放约1390

每年可减少烟尘排放约1620

 

1.5℃的红色警报已经响起

在这场保护家园的“控温战役”中

实力低碳的光热发电

将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有力武器

帮助地球满血回归

 

 

参考文献:

【注1】不同机构对于各种电源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的估值综述,国际能源小数据

【注2】最新研究结果:储能型光热电站气候变化指标9.8 gCO2eq/kWh, 太阳能光热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